这里武毒!!!
主全职
CP吃的杂但不吃all向只吃一对一
【林方王是破例👌
靠林杰4我的心头肉谁抢我咬谁
嗷呜呜嗷!

重新发一下……【流泪

之前有一、小bug

是私设啦!

我流林杰))))


以及懒鬼填表【你

【修杰】就这样

#叶修X林杰

#这是什么极寒带!!!!!自嗨产物写出来完全为了自己爽)))

#溜了溜了


  


  林杰和叶修交往了近五年了。二赛季的时候林杰向叶修告白,然后就是这么自然而然地交往了。


  叶修是信得过林杰的,所以他告诉林杰叶修才是他的本名,林杰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随后露出了一个含着理解的笑。


  林杰刚退役的时候还挺闲,愣是从B市跑到H市来找叶修,结果理所当然两人往网吧里一坐就是一晚上。有时候林杰会帮叶修一起抢boss在微草堂没有参与的情况下,然后经常就会有人看见嘉王朝里有一个战法小号和一个女魔道在那里大开杀戒。


  传言说,战法就是嘉世的那个叶秋,魔道是叶秋的女友。


  配合起来揍人场面十分血腥。


  叶修也问过林杰为什么要建一个女号,而林杰笑了笑:


  “女魔道有许多好看的衣服呀。”


  “……”


  叶修哑然。


  但有微草堂参与的boss战就不一样了,林杰果断的放弃叶修选择去帮微草抢boss,然后人们经常看见混战中一个战法小号和一个女魔道撕的不可开交。


  传言说,叶秋的女友是微草的粉,现在他们两反目成仇了。


  两个人对撕的场面也十分血腥。


  虽然输的一直都是林杰,但他一笑而过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可叶修知道林杰虽然表面上什么都不说,但内心却都是一点一滴全都记着,什么难受痛苦啊一个人憋着。


  他总是在勉强自己。


  以至于后来他们上床的时候讨论谁上谁下的问题的时候,林杰也只是犹豫一瞬便说:“我在下面吧。”


  他默默的充当着也许要承受痛苦的那一个角色。叶修沉默半晌,扯出一个无奈的笑,低头轻吻着林杰的眼角,嘴唇,脸颊,耳尖,喉结,顺着林杰的身躯一寸一寸的亲吻下去。在前戏时尽可能放慢速度,在进入时努力的让动作变的轻柔,尽管如此林杰的眼角还是泌出了泪水,他睫毛轻颤着,但还是环手抱住叶修,让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好像不再会分开一样。




  其实林杰的语言能力很强,就是那种,你说一句他能回你三句那种,不是乱说一通,而是那种有理有据的给你列几大条出来,哽的人不知道说什么。


  同理,他鬼扯的时候也能说的和真的一样。


  不过林杰一般不会这样与别人说话,最多也只是温柔的多说几句话罢了。


  但是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好吧,也只有叶修能把林杰逼成这样。因此两人可以经常怼彼此怼上很久也不厌烦,林杰刚开始还是操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后来说的快了又含着几分北京人独有的口音,着实可爱的很。


  到了晚上的时候,叶修不重不轻的咬着林杰的耳垂,坏心眼的往耳洞里吹气,看着林杰一个猛颤满意的勾起嘴角,下头却激烈的一次次的冲击着。


  “今天你又说我说了几句呀,嗯?”


  林杰根本无暇回答,连脚趾都被这力道冲击的伸直,软软的呻吟也被撞的破破碎碎。他闭上眼睛,颤着声道“嗯—啊哈…叶修你…唔…别太过分——”叶修一个猛的提速把林杰剩下的话全都撞回喉咙里,被卷入欲望的浪花的他眼泪不住的滑落。


  “啊—嗯慢…不行了…别…”


  叶修只当没听见,林杰带着许些哭腔的求饶声完完全全就是催情剂。他低下头含着林杰的嘴唇,夺走了他唇间的空气。


  


  假期结束了之后一切都回归到正轨,叶秋还是嘉世的那个叶秋,天天坐在训练室里训练。而林杰也回到北京去,找了份不算坏的工作,开始正常的生活节奏,偶尔看看荣耀的资讯,但不再经常上游戏了。


  他们唯一的联系方式便是QQ了,而两人忙起来时都没什么闲暇时间可以聊天,也就那么三两天聊一聊,多的时候甚至几个月才聊一次。林杰一年基本会来H市两三次去看叶修,两人有时一起在公园走着,谈论着自己身边发生的事,亦或是相拥彼此,用行动来化解时间织成的思恋。


  


  然而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即使林杰脾气再好也是会有恼怒的时候,两人聊天时常会有矛盾产生,而冰冷的数字代码当然无法消除误会。虽然基本每次都以林杰的妥协告终,但叶修隐隐的有些担心。


  他的担忧没有错。


  七赛季的时候,林杰向叶修提出了分手。


  烟雾缭绕中看不清叶修的表情,林杰也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的回复,半晌他垂下眼眸。


  “我知道你想问理由。”


  “我们…不适合了。”


  叶修的呼吸蓦地滞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修终是掐灭烟头,眼底闪着不知名的光,扯出一个含着苦涩意味的笑容。


  “…如你所愿。”




  再后来,他们理所当然地过上了没有对方的生活,偶尔会想起对方也只是感慨一下便又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如果你要问叶修有没有和林杰复合的想法。


  有啊。


  当然有。


  但是生活毕竟不是电视剧,人生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甜蜜美满。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灰姑娘一样,最后找到了爱情的归宿。


  当提起这段过去的感情的时候,叶修顶多只是无奈一笑—


  


  “还能怎样,就这样吧。”


  


  

【方王】遗忘

#标题真的和正文没多大关系!!!#


#破镜重圆我zqsg写不来otz#


啊我的垃圾文笔(((


设定是方士谦出国读了4年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的全职

 @方王活动专用号✨ biu!@


  


  在你走后的1478天又16小时7分48秒。       


  这是我第1706次想你。




  王杰希安静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战后总结分析没有动,桌面荣耀Logo不想点,QQ提示音吵得烦人。


  什么都不想干。


  头疼一样,像是昨夜曾肆意狂欢。


  明明什么都没干。




  双眼失去聚焦能力。


  不明原因。


  看什么东西都是重影,想要触碰什么也都是虚像。


  看不清,摸不到


 ——就像你一样。




  困。


  困得要命。


  但是不敢闭上眼睛。


 ——“王杰希你怎么做事跟个小女生一样磨磨唧唧的,快点过来!”


  ……在叫我?


  耳朵里明明还塞着耳机,DJ Okawari的纯音乐没完没了地单曲循环。


  你的声音,又从哪里来?


  幻听了吧。




  ——“王杰希你敢不敢再颓废点?说好的尽职尽责的好队长呢?你这是要退化成叶秋啊?”


  睁开眼也是一样的。


  你的面影也还是清晰到可怕。




  乱。


  什么都是乱的。


  密密麻麻地没有头绪。


 ——“王!杰!希!好好叫我名字成不成啊?!四千又是跟谁学的啊!认识多久了难道还要我再告诉你遍名字吗?!”


  知道啊。


  微草里最傻的,和张佳乐一样二的,有着治疗之神名号的——


  谁来着?


  记不清了。


  反正PK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外面的天气不错。


  真想出门。


  可是不行。


 ——“王杰希你够了啊!回家呆着去!也不看看现在外面的雾霾有多严重就到处乱窜!你是等着我一张机票飞回来吗?”


 ——“雾霾天不要出门听见没?天气预报我可是看着的!我没同意前不许你离开家半步!”


  混蛋。


  明明只有你才经常在雾霾天出门。


  已经没有什么雾霾了。


  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你在键盘上飞跃的手指。


  你挂在脸上张扬的自信。


  你一诺千金的骄傲。


  你犯蠢时的怀疑。


  你生气时的跳脚。


  你队服在身。


  你西装革履。


  你侧身看我所落下的光。


  你吻上我无名指时的虔诚。


  我全部都记得。


  只是你的名字。


  只是你。


  “我是——”


  谁呢?




  “我是方士谦。”


  王杰希愣愣地看着这条好友验证,关闭了QQ,揉了揉眼睛以为是看花了眼,但他再次打开QQ时那条申请仍然静静地躺在消息栏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却先大脑一步通过了申请,唇角上扬嘲讽似的笑了笑自己。


  “你们已经是好友了,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各种情绪堰塞着思维,该怎么开口…?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又逐字逐句的删掉,索性扔下手机,重新躺回床上,良久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方士谦。


  王杰希把这几个字在嘴里反复咀嚼几遍,张了张嘴却又咽回喉咙里,翻腾上来的是莫名的苦涩。这个名字的主人带给他美好灿烂的回忆,也带给他无端袭来的哀伤。


  


  王杰希兜着满脑子的旧事逛到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公园,许多建筑都被拆了,而他们以前一起坐的长凳也不见了。他继续向前走去,他看见时间从他指尖飞快的流过,而孤独的感觉却死命的压迫着他的神经,几乎快要窒息。


  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大脑混乱的好像要爆炸,他停下了脚步,看着这闪着微弱光芒的灯,愣了愣神想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


  


  两人漫步在破旧的广场上,他们都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去了解对方,却不知从何说起。沉默,空气都要凝滞一般的沉默。半晌,方士谦终是停下脚步,漆黑的眼仁探了过来,盯的王杰希内心有些发毛,方士谦平时是不会用这种眼神来看他的。


  过去了多久不知道,几十秒,几分钟,亦是更久。方士谦的唇抿了起来,沙哑而低沉的嗓音响起:“王杰希,你究竟在想什么。”


  王杰希愣了愣,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而干哑的嗓子终是连半点声音都无,遂又低下头。他也发现了,虽然之前他答应了方士谦的告白,但他们两现在的关系处在一个奇怪的凝滞点,没有半分甜蜜的氛围。


  “我们两个…可能不适合。”


  “……”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


  我不会后悔。


  任何人都不能够阻止他们在一起。


  任何人都不能。


  王杰希猛的抬头望着方士谦,眼中所蓄的情绪剧烈的涌动着。他似乎看到一团火,在燃烧,在翻滚。


  这是一团热烈的,骄狂的火。


  方士谦凝视着王杰希,眼里全是坦荡与真诚,下一瞬。王杰希就看着这张好看的脸在眼前放大,一个轻的好像羽毛的吻落在了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浅尝则止,青涩的有些不可思议。


  “对自己有点信心啊王杰希,”方士谦抬手捋了捋王杰希散落在额前的头发,“你的眼睛,你的嘴唇,你的十指,你的一切一切都值得我喜欢。”


  王杰希直直的看着方士谦在黑夜中闪烁着光芒的眼睛,看着他张开双臂,揽起满怀星辉斑斓,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


  他想这是他一生沦陷的开端。




  黑压压的云层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般,被蛮横的撕开了,雨滴与悲伤一起喷洒弥漫开来。


  王杰希安静的站在大雨中,任凭雨水张牙舞爪地冲刷自己的身体。


  如果是以前,他早就已经冲过来了,披着外套,拿着伞—嘴里的说着些不是很好听的话,眼里却是掩饰不下去的焦急。


  发丝被水浸湿贴在脸上,不去理会自己的身体暴露在暴雨之下。


  真的好冷。


  也真的好静。


  


  方士谦退役的时候走的很是潇洒,倒也有他一贯的风格—在最辉煌的舞台上华丽的退场,不留下半分遗憾,也是应了他的傲气。


  在庆功宴上方士谦被队员们哄着喝了不少酒,但方士谦的酒品很好,喝了那么多也只是脸颊微醺,眼神仍清明的很,倒是队员们醉倒了一片。袁柏清先是抱着方士谦鬼哭狼嚎了一阵后被嫌弃的赶走,后拉着刘小别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吼着歌。梁方对着李济抹着眼泪,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柳非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手中的橙汁。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微草有那么——”


  “好!!”这是柳非。


  “蓝雨的都是—”这是袁柏清。


  “大猪蹄子!”这是刘小别。


  王杰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胡闹,眼底爬上的是不曾察觉的温柔。一只温热的手突然覆上了他的手背,他惊了一下,顺着看过去,看见方士谦挂着笑的眉眼,同得了糖吃了的小孩一般,眼底盛满的甜蜜甜的连同王杰希的心也一同化掉了。


  王杰希耳尖有些泛红,别扭的想要把手抽出来,方士谦却突然收紧指节,彻底的缠住了王杰希的手,十指交缠的不留一丝缝隙。他用头蹭蹭王杰希的颈窝,软软的发丝扫的王杰希心中发痒。


  王杰希强装镇定道“你醉了。”


  方士谦挑起眉戏谑的看着他“我醉没醉,你还不清楚吗?”


  王杰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他看了看背后晕倒一片的队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吻上了方士谦的嘴唇。


  方士谦微愣一秒,紧接着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按住王杰希的后脑勺,霸道的开始攻略城池,如暴风雨般的掠夺着两人唇间本就稀薄的空气。两人的吻愈发激烈,由亲吻逐渐转变为噬咬,直到方士谦的手探进王杰希的衣服里王杰希才恍然惊醒,他猛的推开方士谦,大口喘息道“不行。”


  方士谦皱了皱眉,“撩完不给上,王杰希你有点狠啊。”王杰希翻了下白眼,无奈的说“我又没说拒绝…”他推开方士谦又要作祟的手,“至少把他们都安排好吧。”说完指了指后面东歪西倒的队员。    


  方士谦憋着一口气,看着王杰希不慌不忙的翻出手机给经理打电话,又看着经理把醉鬼们一个一个带走,他扭头看着王杰希,没好气的问道“去我家还是去酒店?”王杰希哽了一下,“酒店…吧。”


  两人火急火燎的来到酒店开了房,刚刷了卡,方士谦就拉着王杰希的手腕进了房间,王杰希的后背狠狠的撞在门板上,被紧紧的压制着,王杰希低骂了一声,但马紧接着就说不出话了—他清楚的感受到方士谦贴在他腿间的物件带着滚烫的温度。


  放纵肆夜。


  


  到了真正送别方士谦的那天,他只让王杰希来送他。两人默契的沉默的走着,到了安检前方士谦才扭头看着王杰希。


  方士谦没说什么长篇大论的告别,没故作姿态的煽情一把,他只是给了王杰希一个用力的拥抱。


  力气大的好像要把王杰希揉进他身体里一样。


  他眷恋的,贪婪的嗅着王杰希身上的味道。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认真的盯着王杰希的脸,“要照顾好微草的小朋友们啊。”王杰希扬了扬下巴“那当然。”


  方士谦眼神闪了闪,低沉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但都被王杰希尽数纳入耳朵里。


  “这还有个大朋友你要照顾好啊。”


  他笑着揉乱了王杰希的头发,在王杰希的唇上落下毫无情欲的一个吻。


  “再见啦。”


  然后就走了。


  王杰希笑着骂了方士谦一声,却温柔的凝视着他离去的背影。


  他想他们俩一定会一直在一起。


  至少现在是这样。




  王杰希慢慢的在雨中走着,在人行道前停下,望着闪烁着的信号灯,偶尔经过的车辆拉扯着红光远去。他的头又开始隐隐发疼,往事一幕幕从脑海深处冒出来。




  方士谦出国后两人便只能互发信息、视频通话诸类方式来交流,刚开始还好,后来难免会有些矛盾意见与分歧,却因为分居异地难以疏解。方士谦理解王杰希,但隔着屏幕他却只能笨嘴拙舌的哄。


  后来他们俩的吵架愈演愈烈,摩擦与争端愈来愈多,几乎每一次吵到最后都只能以沉默以对,思绪编织成的网越发的大,丝丝缕缕的把时间缠绕进去。


  后来是王杰希提出的分手,“我们这样一直耗下去也不行,”他抬眸看了一眼屏幕上方士谦的脸色,似乎毫不在意淡淡的说,“分手吧。”


  方士谦深吸一口气,手指插在头发里,太阳穴青筋暴跳,过了许久,他才像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干巴巴的说:“……好。”


  王杰希眼睛有些酸涩,却只是到眼眶而止。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对方—方士谦的脸隐没在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王杰希突然很烦躁,他果断的关上电脑,身体向后倒在椅子上,任凭自己把大脑放空。


  如果不是当年那一瞬间的悸动, 如果他不曾答应方士谦的告白,如果他没有对这份爱情抱有期望,那么他仍是微草尽职的队长,而方士谦也会安心的出国学习,于是他们从此不过朋友一场。即使偶然碰面,也不过是问个好,再向着各自的路走去—他们本该美满的度过没有对方的一生。


  而他以为,他们至少还能做朋友。


  直到几天后他重新打开电脑时他发现方士谦更换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连袁柏清都联系不上他这个师傅。


  他完全抽身离开了王杰希的世界。




  王杰希晃晃悠悠的走进公寓楼,在电梯的镜前看了看狼狈不堪的自己,湿透的鞋拍打在电梯光滑的地板上,脸上笑意嘲讽却浸着苦涩的意味。


  真废物啊王杰希,说好要和过去道别的。


  他掏出钥匙开门,钥匙还没插进去门就开了,迟钝的大脑终于有了反应,他呆呆的看着钥匙开始思考自己没有锁门的这个事实,却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还想看看是哪个粗心的邻居出门不关门的,原来是你啊。而且,这才过多久你就不会照顾你自己了吗,雨中漫步很舒服是吗?”


  王杰希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不可能…吧?


  回头只见那个人半倚在墙上,休闲的家居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一双好看的眸子半眯着,眼底闪着危险的光芒。


  王杰希听见了自己脑子里理智崩坏的声音。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愣住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哒哒哒的打开自己的房门拿了条毛巾出来扔在王杰希头上,“赶紧擦一下水,然后立刻,马上给我去洗个热水澡。”王杰希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行动起来,直到暖和的水打在他身上他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他什么时候回的国?谁知道呢,一个联系都联系不上的人,也就前些天刚加上他的好友罢了。他的脑子乱的一团糟,刚才他迷糊中把方士谦邀进客厅坐,但现在他才意识到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去面对客厅里面的方士谦—他的前男友。


  直到王杰希洗完澡他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他胡乱的套上衣服裤子,没理会还在滴水的头发,组织着语言,向客厅走去。


  他该说什么…?


  你过得怎么样?亦或是其他什么问候。


  直到他看见客厅里坐着的方士谦的时候,他才发现刚才准备的说辞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方士谦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听见声响抬眸看了一眼,随即皱了皱眉道“吹风机。”


  “?”王杰希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过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摆摆手“我平时都不用吹的。”


  随着王杰希的话,方士谦的一侧眉梢越挑越高,“你就那么想感冒吗?”王杰希哑然,正欲开口却被方士谦接下来的动作打断—方士谦起身去拿了吹风机回来,插电,然后粗暴的把王杰希按在沙发上坐下。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含糊。


  当热风撩起头发时,王杰希差点条件反射的蹦起来,又被紧紧的按住。直到吹了七八成干的时候他才轻轻说了一句“可以了。“


  方士谦把线拔掉,将吹风机放回它原本该在的位置。回来时坐到王杰希对面,什么也不说,就那么认真的盯着王杰希看。


  “王杰希,我们谈谈吧。”


  王杰希的心漏跳了一拍。


  “…说吧。”


  “你有没有考虑过”方士谦舔了舔嘴唇“我们复合的可能。”


  “……”虽然王杰希提前做好了准备,但他还是被方士谦的开门见山给震住了。


  他看向方士谦,方士谦也毫不回避的回看着他,他的眼底被岁月注进了许多不知名的东西,但王杰希还是可以看到—


  他依然可以看到—那肆意张扬的火焰。


  方士谦没有等到回复也不恼,他接着说:“我知道当年我们分手的原因,”他的手指在桌上有规律的敲打着“我理解你的想法,我知道你的烦恼,我会在乎你心中的感受,但是—”他指了指自己的嘴“我这里太笨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我只能笨嘴拙舌的哄,那肯定是没有效果的。”他的眼神黯淡了许多“我很想给你一个拥抱,但是我做不到。“


  “…不是你的错,异地恋本就这样。”


  “现在我回来了。”方士谦一双漆黑的眸底难得夹杂着几分温柔“这样我就能一直呆在你身边,至少,有矛盾的话可以像以前在战队里一样面对面解决。”


  王杰希淡然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痕。


  “抱歉,我暂时…”


  “我知道直接复合对你来说你无法接受。”方士谦一直观察着王杰希的表情,他显然是看出来了,嘴角挂上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向王杰希伸出了手“所以王杰希,你可以试着让我重新来追求你吗?”


  王杰希想他太没用了,方士谦的一个笑都能让他找不到东南西北。


  他早该明白的。


  这一场关于爱情剧烈的风暴,哪怕踏足半尺,都免不了被卷入其中。


  在劫难逃。


  鬼使神差的,他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便把手放了上去。


  方士谦一个用力,顺势将王杰希拉到自己的怀里,他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眸色低黯一瞬,随即被温柔所替代。


  这个有温度,有颜色的人是属于他的。


  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所以没关系,余生的时光里,他会慢慢让王杰希接受他,与他重新在一起。


  最后他在王杰希的额上虔诚的落下一吻。


  



  “我爱你,而且我知道,你也一样爱我。”


  




  

终于拥有三七分的老叶了!!!!!!

又是我流林杰hhhhhhh
绿瞳纯属顺手_(´ཀ`」 ∠)_

_(´ཀ`」 ∠)_只有M字

哭辽

活过来了_(´ཀ`」 ∠)_

终于军训完了